《风流人生之邻声校语篇》(241)

  看到张雅茹和秦婵脸挂笑容,喜上眉头,我却苦笑着对张雅茹说:“你俩倒是美了个一塌糊涂,我可确实悔透顶了。你看嘛!肏了你们俩这么长时间,龟不但没有射精的丝毫感觉,到现在还硬得这么厉害。你总不能让它这样硬着始终不软缩,明天早上顶着帐篷出你家的门?”

  张丽梅(高中)(三十一)

  柯怡灵在突然失去重心的情况下,处于本能,两手刚扶在了柯百灵略微分开的膝盖上,我的龟已经在她温暖的屄里面,意气风发地抽插了几下后,龟头顶在她柔韧的子宫颈口上面,使劲往里挤了起来。

  柯怡灵身子猛然一抖,嘴里痛苦地“哎哟”了一声说:“伯伯,我虽然让哥哥肏了好多年,毕竟他的龟没有你的这么粗长,再加上你的龟头特别大,这个姿势又肏得非常深。现在我感到屄里面像塞了个烧火棍一样,又热又胀不说,屄心子上面的那个小口口,也被龟头顶得火辣辣地疼。”

  反正柯怡灵已成了我手中的肉,我想怎么吞噬她,她也没丝毫办法。由于龟头在她子宫颈口上,顶得也感到生疼,因此我索性一面快速在屄里面抽插,一面浪笑着戏谑她:“你让自己的亲哥哥,第一次肏怎么不这样说,轮到我就鬼也似的喊受不了。是不是嫌我岁数偏大,或者肏起来不可能有多少后劲?”

  柯怡灵还没来得及回答,柯百灵却两手紧抓着她扶在腿上的胳膊,眼睛扫了几下那一对年轻男女说:“小怡,你如果嫌伯伯的龟粗长,肏得你感到受不住。

  那就换我来算了。本来想让你帮我一个大忙,谁知你嘴上的劲倒很大,关键时刻反而成了没用的草包。看来靠人还不如靠自己好,我俩姐妹的情份由此看来,好像也淡薄得像清水一样了。”

  柯百灵沮丧地说完这些话,刚想松开抓柯怡灵的手,柯怡灵却面红耳赤的喘着粗气,立即为自己辩解说:“谁是没用的草包了?我不过是怕山下那个亭子里的两个人,假如看到我们光天化日之下,就在这里明目张胆地肏起了屄,心里头感到特别地慌嘛!

  另外就是伯伯的龟确实粗长,刚全部肏进去的时候,又专门在屄心子上面的小口口上,使劲往里面挤,我当然感到受不了。后来他不那样来,只是‘咕唧!

  咕唧’地肏个不停,哥哥肏不到的地方他全肏到了。现在我觉得龟头像肏在了心上似的,头晕晕呼呼地不说,屄里面还又酥又麻的特别舒服。好姐姐,你先不要生气,等我舒服得想尿尿了以后,你再接着让伯伯肏一阵怎么样?”

  柯百灵还是愤愤不平地数落柯怡灵说:“伯伯这么好的龟,自从肏过我几次以后,那个美劲哥哥哪会使我有啊?哦!今天在东山上的亭子里,我还没有享受就先照顾你,你倒好,开始屄声扯上了鬼叫鬼叫,现在又舒服得屁股乱摇。早知道这样,我真不该跟你商量这件事,一个人让伯伯在这里吃独食多好,心里不但感到特别刺激,四处的风景还可以看到,假如那样,我都不知有多美了?”

  我没有管柯百灵姐妹俩在说短论长,干脆放开提柯怡灵腿的双手,让她两手扶在栏杆下面的石条上,圆润的屁股高撅起来后,龟在她白色淫水往下流淌,已经抽搐的屄里面横冲直撞的同时,两手握着她圆鼓鼓的绵软乳房,来回揉搓得她只有小声哼哼,两条腿一个劲直抖的份。

  柯百灵为了极力讨好我,也为了能尽早得到男欢女乐的享受。快速望了几眼山下亭子里的那一对年轻男女,现在已紧紧搂抱在了一起,双方的手,似乎在对方下身探索时。她也掀起了自己的体恤衫,蹲在我身子后面,不但用乳房顶着我前后耸动的屁股,而且还用手揉搓起了我甩动的卵蛋,闲余的一只手,在柯怡灵微微蠕动的屁眼周围,抹了不少淫水后,用食指往里抽插了起来。

  本来我长驱直入式的肏法,就已经收拾得柯怡灵魂飞魄散。现在又让柯百灵这么一折腾,只听她“哦哟……”地一声哼叫,屄里面猛力抽搐了好几下,一大股热烫的阴精,喷涌在我龟的冠状沟上,淡黄色的尿水,“哧!哧”地直往地上扫射了个不停后,她随即也浑身抖颤,像瘫了似的跪爬在了地面上。

  柯百灵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,此时也不管柯怡灵具体是什么感受。手拉我往石条上一坐,短裙往起来一掀,分腿往我裆里一跨,将龟在她淫水流淌的屄口周围,急忙蹭了几下,紧接着屁股往下一沉,“扑哧哧”地挤出了屄里面存在的一些空气后,她已经两手搂着我脖子,笑吟吟地耸动起了自己的身子。


提示: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,请牢记

请不要忽略该提示,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