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风流人生之邻声校语篇》(274)

  你虽然胡子拉茬,可只要扎在我身上哪个地方了以后,我还觉得麻酥酥的特别舒服。你老朽木疙瘩又怎么啦?龟照样硬得像能肏死人。

  你认为现在的年轻人都是当今社会的弄潮儿,哼哼!里面除了有不少有作为的在脚踏实地干以外,也有不少还不是都在混光阴过日子吗!?数风流人物跳迪士科他(她)们倒确实不缺那份劲头,干起正经事情来他(她)们可基本上都是少半瓶醋,有时候放屁都放不出个响的来。

  就说干男女之间的这个事来说吧!虽然我没亲自实践过,但听同宿舍的那个广州女生说,她那男朋友尽管龟像弹簧一样硬起来特别快,可肏进她屄里以后,三棰两棒子就冒个屁了,很少有坚持一百下以上的时候。结果肏得她刚刚有了点意思,就被吊在了半空中感到特别地难受。

  当她才把自己的那股难受劲平息下去不久,男朋友又骚情地趴到她身上肏了起来,等肏得她刚有了些舒服的感觉,屁股往上使劲挺着想让他再狠一些时,男朋友又坏水一冒躺到一边喘气去了。这样一次,两次倒还可以谅解,谁知道他经常都是如此状态,日子长了以后,男朋友竟然龟都不容易硬起来了。

  后来她和自己特崇拜的一个老师偷着肏了一次,嗨!别看那老师和你现在的岁数相差不了多少,借着在他家书房辅导功课的时机,老师和她逐渐谈得入港了以后,在书房宽大椅子上架起她的双腿,就那么随便肏了十几分钟后,她就舒服得流着眼泪都快晕过去了。

  所以后来她对我偷着说,年轻人耍的就是程咬金的那三斧头,根本就没有什么后劲。那股子劲头只要过了以后,龟立刻就完全成了软面条。中老年人就不一样,虽然龟硬起来不快,硬度也不那么够劲,可只要硬起来后真正肏的话,那个经验老到,手段高明,肏屄的整个过程就像黄河里的流水一样,既汹涌澎湃,又绵绵悠长。那个让她始终感受不尽的的美妙滋味,简直就不可言状。

  因此我就认为姜还是老的辣,甘蔗到底是根上甜。并不是我找不上个年轻帅哥了肏我,就是觉得她说的那些话颇有道理,要不然怎么有人说女人应该结两次婚才比较合适。那就是作为姑娘时找中老年男人,岁数大了就找身强力壮的年轻男人,因为他(她)们之间的性爱,可以完成的非常自然和谐。

  所以看今朝还得数你比较强。你那些丰富社会经验我暂且不说,就凭你肏了我五十几下,就把我腾云驾雾似的送上了天,龟继续肏在我屄里这么长时间,到现在还硬撅撅的像个烧火棍来说,我不把密友郝玉涵也叫来好好地享受些日子的话,我能对得起她?对得起你这让我始终迷恋个不够的好东西吗?“

  黄睿将她发自于内心的那些感慨说过以后,我心里暗暗欢喜嘴上却假意推脱着说:“目前有梅梅和你我就足够了,况且这里也有好几个姑娘需要我心疼。你如果把郝玉涵也叫到这里来的话,一则她除了和你关系特别密切外,其它的人她都不熟悉。二则她到底愿不愿意让我肏?人长的又如何?现在我都不清楚。万一这中间有个三长两短,到时候弄得大家都不高兴可就黄瓜菜凉了。”

  黄睿听我说的话语特别勉强,急忙就对我解释说:“伯伯,这个你放心,我自慰的事还是她给我上高中时教的,只不过长得不如我高和漂亮,身子没有我这么丰满罢了。由于她上初三时让人强奸过,所以她的性格就变得比较自卑,平常也不太喜欢和男人说话。不过她却有个你特别喜欢的长处,那就是屄长得又高又胖,两片小阴唇比我的大而薄嫩不说,而且还是一个天生的白虎。”

  我还是有些不解地问黄睿:“你说的她那个下身我确实心里喜欢,可就是不明白她既然让人强奸过,肯定会对性交感到特别厌烦。为什么她又会自慰?可能来这里让我肏呢?”

  黄睿媚笑着扭了几下柔软的身子后,乌黑明亮的大眼睛就瞟着我说:“这个你还不明白吗?她就是因为让人强奸了以后,由于觉得名声不那么好听,所以心里就产生了自暴自弃的念头,觉得她被人强奸,全是自己下面长了个屄才惹的这祸。因此就在没人注意的情况下,时常用指头或者钢笔来糟践自己的屄。谁知事与愿违,屄倒没有糟践坏,却把她的性欲给完全糟践醒了。”

  我因为很想了解一下郝玉涵的性欲到底如何旺盛,于是就急忙插话对黄睿说:“姑娘只要随着年岁的不断增长,自然对性就有初步的了解,个人有时也会对性有某些方面的看法和需求,这事情作为正常人来说并不奇怪呀!”


提示: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,请牢记

请不要忽略该提示,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