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风流人生之邻声校语篇》(280)

  微微隆起的小腹上一个深圆脐孔,圆润粗实的两腿之间,只穿着一条仅仅遮掩住了下身的淡黄色蕾丝裤头。两大瓣细腻嫩滑的奶油色圆翘屁股,随着她的走动在微微颤抖时,一贯放浪形骸的我,立刻就觉得自己嘴里面的口水多了起来。

  郝玉涵这时也完全搬掉了压在心头的石块,立刻就反唇相讥李瑾说:“你人小鬼大的愁我的将来干什么?我反正迟早有人会往死里要着心疼,到时候不馋死你才怪呢!你小心想得事多了以后,尿的尿特别黄的那个事吧!啧……!你还说我怎么怎么样,看看你自己裤头旁边的屄毛露出了多少还差不多。”

  李瑾赶忙低头看了一下后,一面用手把露在裤头外面的几缕黑亮阴毛往里面塞,一面嘴里面满不在乎地说:“谁让我的屄毛长得特别多呢?有时我如果稍微不注意的话,讨厌的它就喜欢不安分地往外面跑。好歹伯伯岁数大,她女儿丽梅姐都已经上了大学,又把我们看待的就像家里人一样。假如以后我的屄毛再溜出来,他如果不说我疯得不像样子,你们也不要笑话我就可以了。”

  郝玉涵抬起屁股一面往卫生间走,一面就用揶揄的话语戏谑李瑾说:“你以为伯伯老的就什么事情都不需要了是不是?你那个疯样子哪个正常男人看了以后不会有坏想法呀!?你如果屄能了就坐到他的怀里面想怎么疯了就疯去,反正我去冲凉了什么也看不见,就是看见也装着不知道得了。”

  李瑾又向郝玉涵的背影翻了一下白眼丢了句:“我就坐到伯伯的怀里面了疯一下怎么样?她还把我吃了不成?气死你,气死你,就要气死你。“

  郝玉涵临关卫生间的门时,也给李瑾扔了一句:“我气死了倒不要紧,反正你一直比我屄能嘛!”

  等到卫生间里响起了唰唰的水声,我仍然在单人沙发上坐着点燃烟抽了起来时,李瑾立刻急吼吼地面对我跨坐在了自己并拢的腿上,双手搂着我的脖子,大眼睛流露着不高兴的神色说:“伯伯,我是不是疯得让你感到讨厌了?”

  我说:“没有呀!我还觉得你这样随便才对,既体现了你女孩子应该有的那种性格,也真正把这里当成了你自己的家,把我当成了你的一个亲人。”

  李瑾听了以后就噘着嘴说:“我在学校里就喜欢和班里的男女同学一起打闹着玩,可有的人就说我疯得不像样子。样子是什么呀?难道我规规矩矩地坐在那里了就有了样子!?那还不把我急死呀!“

  我说:“疯和规规矩矩是两个概念,但它们也可以有机地组合在一起。至于怎么组合?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方法,只要有人喜欢就行。”

  李瑾立刻就问我:“那你喜欢我现在的这个组合方法吗?”

  我心里的那个恶鬼偷着笑了一下后,脸上却挂着非常自然的微笑说:“当然喜欢了。”

  李瑾当下高兴的在我腮上猛亲了一下后,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说道:“伯伯,你真好,说的话特对我的心眼,我就喜欢你这样直来直去说话的人。”

  我贼兮兮地笑着说:“李瑾,你喜欢我就喜欢呗!但也不能直来直去把阴毛又露出来让我看呀!”

  李瑾稍微低头看了一眼后,就噘着红润丰满的嘴唇不快地说:“既然我脱成这个样子了以后,又没有什么好办法管住它不露出来,我索性也不管了,你可不要像玉涵姐那样笑话我啊!?”

  我心中暗暗作喜的同时,脸上仍然很平静地微笑着说:“自然中透露着美才让人喜欢嘛!我笑话你干什么?不过也有方法不让它露出来,只是……”

  李瑾听过后两手扶着我的肩膀摇晃了一下就说道:“只是什么?你就赶快说嘛!都快急死人了。”

  我欲擒故纵地叹了一口气说:“你一个大姑娘家,我说出来了以后,你又会说我这个人老不正经了。算了,还是不说的好。”

  李瑾气得用粉嫩的小拳头,在我肩膀上狠劲捣了一下后,仍然噘着嘴很不满意地说道:“我什么时候说你老不正经了?我一个大姑娘又怎么了?你既然喜欢我,就应该有什么说什么嘛!怎么开始吞吞吐吐,不直来直去地说了?”

  看到李瑾已经朝着我的诱饵逐渐靠拢,我又叹了一口气说:“既然你非要催我说,那你就不要怪我老不正经。那就是我摸摸你的阴毛到底有多少了以后,再给你说那个方法好不好?”


提示: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,请牢记

请不要忽略该提示,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