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风流人生之邻声校语篇》(284)

  李瑾蹙着眉头把裤头整理好,然后像个大人似的叹了一口气说:“人们常说度日如年,我怎么现在觉得就是等一、两个小时都这么漫长呢!唉!”

  我用手指摸了一下李瑾蕾丝裤头上面印染着的那一大滩水渍,放在鼻子上闻了一下后,就笑着调侃她说:“一个小姑娘疯还不说,而且性欲还这么旺盛。我才用手摸一会儿工夫,骚水就淌得在裤头上画了特别壮观的世界地图。如果到我卧室的床上再把你全方位摸些时间,不把我的床泡塌了那才怪呢!”

  李瑾绯红着脸把我羞赧地看了一眼,两个小拳头就在我胸膛上擂着小鼓,嘴噘了老高嗔怪我说:“还不是你摸得我特舒服了才冒出来的嘛!都是你坏,坏的还说我骚水一个劲地冒,你坏,你坏,你简直坏透顶了。”

  我假意生气往外推搡着李瑾的身子说:“你刚才还唉个不停地嫌时间过得特别慢,现在又说我简直坏透顶了。那好,你赶快去另外换个裤头了再到卫生间洗这个裤头,我以后再不坏了行不行?“

  李瑾看我的脸色不快,神情凝重的样子以后,当下唬的她两手紧搂着我的脖子,眼睛里滚动着泪花说:“我现在叫你亲爸爸还不行吗?刚才我不小心说漏了嘴,你大人有大量,只要不记恨我这小人的不是,饶过我这一次的话,我以后绝对不说你的坏话,一起都听你的吩咐坚决照办行不行呀?”

  我依然是一脸的严峻对李瑾说:“你如果再不听我的话又犯了呢?”

  李瑾赶忙说:“再犯了你就撵我回家去好不好?”

  我稍微缓和了一下口气说:“那好,你现在只要乖乖地去换洗裤头,下午你如果再表现好的话,那我就像刚才一样仍然喜欢你。否则……”

  李瑾不等我把话说完,马上就连连点着头说:“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会让你更喜欢,那个否则我绝对不会有。”

  说完这话李瑾就从我腿上下来,从她的提包里取了一条白色蕾丝裤头后,就进了卫生间里面。

  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和衣裤,翘着二郎腿抽着烟,闭着眼在心里正斟酌下午行动的所有细节时,肩膀上就被人轻拍了一下。当我急忙睁开眼睛看时,却原来是郝玉涵正眉眼含情地微笑着站在我声旁。

  郝玉涵左右看了看没人,飞快地在我嘴唇上亲吻了一下后,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对我说:“伯伯,小瑾到哪里去了?”

  我用手指了指卫生间后,郝玉涵小声对我说:“丽梅和小睿在厨房里面,已经给我把你下午的所有机会全说了一遍,又教我怎么掌握适当的时机,扮演什么样的角色,怎么演好这场戏,怎样在心理和肉体上完全控制住小瑾,从而对你死心塌地的当好性奴隶和充分利用的同时,对我的名声也不会造成任何伤害。

  伯伯,我只知道这次来你家具体要干什么,可就是没有想到我这谁也看不起的烂怂货,竟然会受到你慈父一般地抬爱和关切。你不但解除了一直束缚我心头很久的思想枷锁,而且还给了我重新生活的勇气和力量。本来我就愁小瑾跟着我来这里,会妨碍我俩在一起干那事。“

  我笑着嗔怪郝玉涵说:“怎么又说干那事了。”

  郝玉涵伸了一下舌头红着脸说:“对不起,我既然把你当成了自己心目中的爸爸和情人,就不应该在你面前继续那么斯文装假,该怎么说就怎么说,这样才能显得我俩的关系相处得特别融洽。”

  我微笑着点了下头后,郝玉涵接着说:“小瑾虽然和我是街坊邻居关系特密切,因为现在的姑娘受各方面的影响特敏感,身体的各个部位又像打了激素针似的特早熟。毕竟我俩肏屄不会只是几次就可以结束的事情。次数多了难免会让她看出不少破绽。没想到你老人家不出两个小时,就把她已经收拾成了一个抢在了我前面先肏屄的小骚货。

  老爸,你确实对付女人很有一套本事,丽梅是你的女儿都愿意让你肏,跟你当女儿和情人我为什么就不愿意?我是心甘情愿死心塌地。而且还毫无怨言地将我身上所有的一切,完全属于你自由支配。现在我愁的就是自己还没有为你好好服务一次,也没有征求你的意见,就开始叫老爸你是否心里愿意?“

  我拉过郝玉涵柔滑的右手,一面在手心里来回抚摩,一面脸上露着慈祥的笑容亲切地对她说:“虽然我俩是萍水相逢,但只要有缘分一切都将会水到渠成,尽管我俩还没有真正肉体接触,相信你会对我真情一片贴心贴肺。你这个女儿我认,你将来的一切事情我也管到底,不然什么都显得生分了是不是?”


提示: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,请牢记

请不要忽略该提示,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