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风流人生之邻声校语篇》(34)

  小珍这时也难受加激动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,她轻轻地用指头点了一下我的胸口,又点了一下她的胸口,对我非常柔情地说道:“大少爷!在你走Y县之前的这几天,每天晚上你都必须到老地方去,我也尽量想方设法地赶来,咱们抓紧时间再多肏上几次屄。

  如果能怀上你的娃娃最好,假如怀不上,那也只能怨我俩的命不好。我只希望在那个地方,我们俩个能尽量地放开,象真正的俩口子那样,多多的肏上几次屄,也多多的舒服上几次。大少爷!你觉得我这样说的对吗!?”

  我心爱的小女人这样真心对我好,我还有什么可以推脱的理由。

  于是在我剩下的那几天里,我和小珍每天晚上都在老地方,疯了一样的肏上几次,一直到我回Y县的那个时候为止。

  70年12月28日,我被招工到Y县粮食局工作。

  71年春节回G市的时候,小珍已经挺着一个大肚子了,见到我就笑眯眯地对我说,这个孩子很有可能是我的。

  以后我回G市,都没有遇到过小珍,经打听才知道她在886厂生活。

  76年过五一我回G市见到小珍时,她身旁跟着一个男孩,手里拉着一个小女孩,她仍然挺着一个大肚子。

  那个男孩只要一眼望去,活脱脱就是一个扒了皮的小时候的我。

  小珍和我亲热地说了半天话,说她日子过得很好,男人对她也不错,请我尽管放心。然后就说那个男孩就是我的,非常聪明好学,但也非常调皮捣蛋。

  小珍听说我也已经结婚,而且还有一个女儿和儿子,于是她就非常真诚地祝愿我日子过得越来越好。

  我看着那个小女孩的样子长得很象她,这时还故意给小珍开玩笑,说等儿子和那个小女孩长到十几岁了的话,也让他(她)们在一起肏屄,看一看将来又会出现一个什么景象。

  小珍这时用眼睛斜瞟着把我看了一眼,接着就笑骂着对我说道:“我说大少爷啊!你可天生是个做坏事的大混蛋,到现在了老毛病还一点不改。”

  90年夏天我回G市,没几天就遇到了小珍,她这时的身体非常好,就是说在哥哥那儿住的很不习惯,整天也闲得没事干。说着说着这话的时候,小珍的那股骚劲就上来了,非要我和她找个地方肏屄不可。

  于是我们俩个就先找了个小旅馆,美美地肏了两次后,接着我和小珍吃过晚饭,早早的就来到了滨河马路的老地方,然后就放肆的嬉戏着,打闹着。

  当夜幕完全降临以后,我俩耳听着周围不远处因为改革开放,如今非常开化的各色红男绿女,远近高低各不同的肏屄声和呻吟声。眼看着那些隐隐约约不停晃动着的白色肉体。我和小珍此时的心情,也被刺激的浑身发热,性如浪潮一般汹涌,于是也全身脱得光溜溜的一丝不挂,应和着那些年轻人狂热的节奏,没有一点顾忌的用各种稀奇古怪的方式肏了起来。

  当我用手使劲地揉捏甩动着小珍悬垂的大奶子,挤捏着她大黄豆一样的阴蒂,拉扯着她那肥厚的小阴唇,大力肏着她依然紧缩着抽慉个不停的屄,耳听着她喉咙里“嗯!嗯!嗯”的呻吟,嘴里面不断发出的“呀!呀!呀”尖叫声,感受着她子宫颈口小鲤鱼嘴“噔!噔”直跳的搏动感,一股股阴精呲射在我龟头眼里的烧灼感。那个美呀!就象小珍过后说的那样:把人简直都舒服死了。

  直到我回Y县工作剩下的那些日子里,我和小珍每天晚上,都在那个给了我们无限回味的地方,尽情地享受着人生的乐趣,忘却一切身外事物的随意狂欢着个不停。

  再后来,因为我工作烦忙,还需要照顾家庭和教养子女,所以基本上很少去G市,从那以后也就再没有见过小珍,只听有人说她现在依然生活的非常美好。

 

 

 

  风流人生-邻声校语篇 少年初识性滋味

 

  -记念语文老师艾颖

  附打油诗一首:

  初次性欢忆终生,姐弟纵欲结真情,

  二十年后再相遇,旧瓶新酒味更深——

  (上)

  小学时我的语文成绩就相当不错,所以在63年夏天升初中时,我也没有征求爸爸妈妈的意见,自己就大胆自信地报考了G市一中。

  这事过后爸爸妈妈俩个人骂我不知道天高地厚,也不清楚自己肚子里到底能盛几碗干饭。

  我心里这时虽惶惶然,但志愿已报,此时就是后悔也是鞭长莫及,所以只好听天由命了。


提示: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,请牢记

请不要忽略该提示,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