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风流人生之邻声校语篇》(52)

  为防意外事发生,我强忍着腾然升起的欲火,指头在她两个地方,再次肆虐了几下后,才恋恋不舍地收了回来说:“只要你喜欢,我保证让你明晚上舒服到天上去玩。只不过来的时候,不能让邻居知道。”

  红莲暧昧地向我挤了一下眼说:“这么美的事,我当然会悄悄地来了。如果让邻居知道,那我不是傻屄一个了吗?哦!干爸,明晚上你玩过屄里面,能不能给我几毛钱好买糖吃啊?”

  我暗吸了一口凉气,思忖她到了这个地步,算盘反打得特别精明时,脸上还是乐呵呵地笑着应付她说:“只要你经常让我玩,给几毛钱问题不大。”

  红莲一骨碌坐了起来说:“要不咱俩拉个钩,省得你到时候耍赖皮。”

  我憋着一肚子的火,在她滑润的大腿上拧了一下说:“拉钩就拉钩,拉过钩了赶快洗屁股回家。到时候耍赖皮的话,我可不给你钱啊!”

  红莲疼得呲了一下嘴,然后自得的搐了搐鼻子说:“我保险让你玩好,你肯定会给我钱。为什么我有这个把握,明晚上了再说。”

  我不明白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问了几次她又不说的情况下,只好拉了钩在盆子里兑好温水。洗屁股时,顺便在她的阴蒂和屄口,胡作非为了一番后,穿好棉裤就打发她和改莲回家去了。

  ××××××××××××

  这里杜撰一大篇乱文了,损坏一下自己的所谓形象。

  等我让女儿洗了屁股,看她在外屋床上睡下,自己关好里屋门,仔细的洗完龟和卵蛋,打开窗户放了一阵屋内的异味,然后关好窗,脱了衣裤钻进被子,仰躺着抽起了烟时,她穿着小背心和裤衩,缩着脖子,嘴里唏哈唏哈地吸着凉气从外屋跑来,紧接着就钻进了我怀里。

  女儿五岁多时,就已经安排在了外屋睡。偶尔也会到里屋,钻进我和老婆的被子里面睡。睡下以后,还喜欢握着我的龟玩上一会。

  尽管她这毛病,由于我的默认和姑息,老婆在呵斥过多次不见效以后,也就听之任之,不管不问了。

  平时女儿玩一会龟就会睡觉,今天不知犯什么病了,等我抽着烟想明晚怎么肏红莲,龟又硬了起来时,已经趴到我肚子上的她,竟然将裤衩暗暗脱掉,握着龟在屄上蹭了起来。

  当我发觉她的不规行为,刚要呵斥她时,她却给我找起了麻烦说:“爸,你用龟戳改莲,手摸红莲尿尿的地方,她俩都好像很舒服嘛!既然那么舒服,你怎么不摸,不戳戳我尿尿的地方呢?”

  我为自己的所作所为,给女儿幼小的心灵,已经造成了巨大伤害而深感愧憾和无奈时,嘴里只有搪塞她说:“你还小,等你长到她俩那么大以后,我再摸再戳,好不好?”

  谁知女儿却扭着腰使劲撒娇说:“不嘛!不嘛!龟戳在我尿尿的地方,我也觉得很舒服嘛!龟头上淌出来的那些水水,蹭得那个地方又热又滑,你往那里面戳一戳还不行吗?”

  也许是人性本色的自然表现;也许性会剥去道学家的伪装;也许是理智的全面崩溃;也许细胞里就有乱伦的分子;也许经历造就了自己的放荡不羁;也许我就是吞噬一切的恶狼;也许宿命就该摧残少女和幼女,也许……

  许多的也许,使我稍微犹豫了一下时,女儿已撅起屁股握着粗大的龟头,在她绵软的大阴唇中间蹭了几下后,开始了往下使力。

  为了不违犯这里的版规,以下内容删除。

  我心虚得不知道说什么好,拿过另外一块软布,清理我那些劣迹时,女儿又问道:“龟是尿尿的,怎么戳着戳着,会冒出鼻涕一样的水水呢?”

  我尴尬地答复她说:“尿尿和冒这样的水水,主要是根据情况。至于为什么这样,你长大以后,自然就清楚了。”

  女儿不满意的盯着我说:“你戳改莲是不是她已经长大,戳我嫌尿尿的地方特别小呢?”

  我无可奈何地刚点了点头,女儿的又一问,紧跟着就丢了过来说:“既然嫌我那里特别小,红莲你该不嫌小吧?”

  起先肏改莲时,女儿肯定会躲在门外偷看到完,肏红莲又是纸里包不住火的事。已经成了说不清黑白的局面,我只好横下心,扯去了伪装说:“我刚才摸了她那个地方以后,龟肯定能戳进里面去,至于哪一天不知道,你的主要任务是放好哨,***也不能知道。假如能做到这些的话,戳你尿尿的地方我不嫌小。”


提示: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,请牢记

请不要忽略该提示,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