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奴(2)

  月月已是又惊又怕,不知如何是好,她刚张口说“不,”那硬邦邦的阴茎已顶进嘴里。她想挣扎,没用,反而刺激阴茎越顶越深;她竭力回想那些男同好谁是王总,也没用,嘴里塞满粗大的阳具,脑子是一片空白,只听到王总得意地吩咐她:“好好吸吮,这是给你的见面礼!” 

 

 

  (三)

 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,阴茎终于退出月月的嘴。月月松了一口气,她真害怕老总在她口里射精,幸亏没有。其实,这正是王总的特性,他可以多次性交而不泄,每次都能得到暂时的满足,松弛神经。正因为他有这种本事,使他可以在**游戏中持续玩6、7个小时,甚至一整天都性致勃勃。所有和他做过爱的女人最后都会彻底瘫软,无力动弹。月月不知道这些,要是知道了,还不知会怎样害怕。

  王总从床头柜取出绳子,一捆红的,一捆黑的,摆在月月面前:“现在开始正式捆绑你。这是两种绳子,红的是棉纱,黑的是皮的。代表两种虐恋,一是温柔,一是热烈。你要哪种?任你挑。”

  月月畏惧地往后退缩,“不要,不要捆。”

  “不要是不行的。你要是不选,就两种都用,”

  是的,此刻摆在月月面前的路,只有乖乖做女奴的份。良久,她无奈地指指红绳子。王总高兴的笑着:“好,你已经自愿做我的女奴了,我会十分温柔地调教你的。 

  现在,我就叫你月奴。你叫我王上。”月月,不,现在叫月奴了,一下想起来,那SM社区中的男性网友是有个昵称叫王上的,他们还玩过虚拟主奴游戏,原来就是他?虚拟怎么会变成现实!真是命运捉弄人。这时,王上把她身上剩下的衣饰全除去,在她光溜溜的身子捆了几道红绳索,然后叫她撅起屁股,用红笔在臀部写上两个字:“爱奴”。叫她看看。真是羞死人了!再给她套上颈圈,然后牵着颈圈绳子,说道:“你一定饿了吧,我们去吃饭。”

  月奴乖乖地被王上牵着走出卧室,下到二楼。用人已摆好餐走了。餐室里灯光柔和、音乐轻漾,西餐、红酒、蜡烛、鲜花,颇为浪漫。王上示意月奴坐下,说:“按道理,应该你伺候我用餐,不过,今天是你做女奴的第一餐,就由我来服侍,你好好享受就是了。” 

 

  就 这样,月奴开始了她成为女奴的第一顿饭。

  她没想到吃顿饭居然有这么多花样,更不知道是她在享受还是他在享受。

  王上用嘴喂她吃牛扒;把沙拉放在她的乳沟里高高堆起,象第三只乳房,然后一口一口勺给她吃;把奶油涂在乳头上,轻轻地舔;把红酒倒在肚脐上,慢慢吸吮;最可怕的是把西红柿、黄瓜条塞进阴道,然后一点一点吸进嘴里嚼!月奴难受极了,浑身又痒又麻,混杂着阵阵情欲,她扭动身子,不停哀求着,“别,别这样。”可是,她越是哀求,王上越是津津有味。他拿起一个煮鸡蛋,剥去壳,命令道:“张开嘴!”

  月奴张开红唇,王上用手把她的口撑大,把鸡蛋塞在她嘴里。说:“好好含着,不许咬破。否则我就塞进你的小穴去!”月奴害怕极了,嘴张着,虽然难受,却不敢动。

  最后,王总慢条斯理地把三文鱼片摊在她乳房和小腹上,一片一片沾芥末就红酒慢慢享用。哈哈,美妙极了!!

 

 

  (四 )

  虽然月奴从网上听说过日本有这种以女奴裸体为托盘的“盛餐”,但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成为“托盘”。这滋味实在难忍难熬。这样赤裸全身,双手反捆,仰卧在沙发上,任她的老总--现在要称为王上的这个男人的嘴唇和舌头在她的乳房、肚脐以至阴部反复舔吃食物,羞辱、痕痒,还带着隐隐的刺激,尤其是这男人还特别用心地挑动她,手指总在阴蒂揉弄,以至好几次性欲在她身体内腾起,令她几乎克制不住。更要命的是他居然把芥末放在乳头上,又辣、又凉,又有一种灼热感,难受极了!好不容易,这位王上才算吃完,牵着月奴的绳圈站起身来。这顿饭吃了一个小时。 

 

  月奴跟着主人重上三楼,王上把她身上的的绳索和颈圈解去,和她进入浴室洗澡。月奴暗暗松了一口气,洗澡应该是性交的前奏,她现在确实有点想做爱。她活动活动被捆得有点发麻的手臂,为老总涂抹沐浴液,搓洗,冲洗,特别细心地洗他的生殖器,阴茎又勃起肿胀了,她不待主人吩咐,主动含住龟头,用舌头舔着龟头沟。男人满意地抚摩着这已经发情的女人光洁的肩背,心中暗笑,要是这小奴奴知道待会儿等着她的是什么,她还能如此服务周到吗?


提示: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,请牢记

请不要忽略该提示,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。